广告合作请直接联系宏图网  |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专访」杰伦-布朗:想努力为社会正义发声 对新赛季充满期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17  浏览次数:22
核心提示:凯尔特人球星杰伦-布朗近日接受了《TheUndefeated》的专访,期间他谈到了对黑人运动、球队新赛季等多个问题的看
试管生子

凯尔特人球星杰伦-布朗近日接受了《TheUndefeated》的专访,期间他谈到了对黑人运动、球队新赛季等多个问题的看法。部分问答此前已流出,以下为专访的完整内容。

Q:在NBA园区的时候,你参加了球员会议对密尔沃基雄鹿队退赛表达了支持,当时非裔美国人布莱克在威斯康星州被白人警察枪杀。为什么发声表达对雄鹿队的尊重对您来说很重要?

布朗:毫无疑问我很尊重雄鹿的做法。我也试着在这些会议中成为一名倡导者。对于这类事情,我理解背后的痛苦,清楚人们在经历失去身边人时会有多么沮丧。所以你不应该操控一些人对这件事的回应方式。

Q:是什么给了你决心去站在大家面前做这些事?

布朗:这和决心无关。我只是认为人们对这些事实太过免疫,他们对这些事情的痛楚有些麻木了,因为实在看过太多了。我认为所有运动员都会关心我说的这些,事情也确实发生了,已经成常态了。这也不该变成常态化。

我们应该更多地利用我们的平台来和这些事件做斗争。并且我认为我们必须退出比赛,或者稍微暂停一下,如果继续发生,那就接着停。只要这类事情继续出现,我们就需要这么做。我们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变成常态化。

Q:你认为在园区发生的这种社会正义运动的势头有持续到上赛季还是说已经消失了?

布朗:就热度而言,两者都有吧,但其实还是有很多人在屏幕背后做了一些工作。也有些人光说不做,就势头而言,这一事件的社会温度也已经变了,我见过太多人对此漠不关心。我认为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发一些东西只是因为在当下这种东西比较火热。然后他们就跟着做了。

但这一运动不再成为一种势头不代表没有切实的工作完成。也许这种热度和冲动已经消散了。但是人们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愿意为这些世界性问题投入金钱、时间、资源和拨款。

Q:你和其他球员们对于球员的能力得到了怎样的一种认知?或者你们在园区罢赛之前还没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来对抗暴力执法和维护社会正义。

布朗:体育、娱乐、艺术以及文化是这个星球上最具影响力的舞台之一。所以认真利用这些平台的人越多,我们就可以教化好自己,可以互相努力一起研究,我们能完成的工作就会越多。作为运动员的我们对下一代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不是像他们所做的那样,鼓励我们免除自己的责任。他们试图洗脑我们,‘不,你只需要专注于篮球。哦,你只需要专注于这一点,去买一些汽车、一些衣服和一些钱,然后忘记与你的社区有关的一切。’但我不同意。我摆脱了社会枷锁并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关心我来自的社区。

而那些不去发声的人,我们的社会就会仍然有这些在系统性种族主义中常态化的东西,它们每天都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人们认为种族主义只是我告诉某人我不喜欢他们的X、Y和Z,但我认为系统性种族主义才是真正的斗争所在。通过教育,他们不允许某些孩子上学,或者额外招募他们,不允许人们找到工作,不允许他们申请贷款和住房,或者将他们以各种罪行的最高惩罚量级送进监狱。这就是种族主义的样子。由于在警察暴行和类似事件中看到的创伤性经历,很多人忘记了常态化的种族主义,它在社区中造成的破坏比任何这些情况都严重。

Q:所以你会怎么改变它?

布朗:我并没有改变问题的答案。我只是认为压力需要给到。人们需要站出来利用他们的平台,并继续使用时间和热度让人们意识到这是不行的。我认为某些人以前做出了牺牲,使得事情和社会氛围达到现在的水平,更多的人需要做同样的事情。名人被视为需要知道所有答案的人,我认为这不一定是对的。

没错,我有一个平台,我有影响力,但有些人可能会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在这些方面并没有真正受过教育。’需要找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来帮助你,然后再用你的平台来强调这些事情。你的工作就是保持对话的活跃,向人们展示你的关心,并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施加压力。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做的更多事情,作为运动员,作为艺人,就是要找到你影响力最大的地方,并尝试在你选择的社区中利用它。

Q:当你在参加演讲活动时,无论是在加州伯克利分校、哈佛还是麻省理工学院,或者像克拉克或莫尔豪斯这样的黑人院校,你表达的主旨信息是什么?

布朗:各不相同。我做过的每一次演讲都是不同的。热度很快就会下降,也许人们会看着演讲并从中学习和吸取教训。很久以前,我在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做过,就在几年前的时候。今年夏天我去了莫尔豪斯、克拉克、两个黑人院校和伯克利。去黑人院校的原因只是我觉得是时候在那里使用我的声音了。

Q:你在克拉克和莫尔豪斯的演讲是什么体验?

布朗:两次我都是亲临现场去的。我去黑人院校是因为我觉得是时候分享我的经验、我学到的东西、我所做的研究以及我的经历了。现在是我们面向黑人院校和其他平台的时候了,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影响力最重要的地方。哈佛和麻省理工都很棒。我现在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一个项目,但我会确保我在亚特兰大的黑人院校倾注一些时间,因为我来自那里。

Q:能介绍下你在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的奖学金项目吗?

布朗:我有一个真正的祈求就是招揽可以改变世界的孩子。我从波士顿多切斯特罗克斯伯里地区、波士顿公立学校、BPS学区拉了大约50个孩子,因为那是我认为教育资源缺乏的地方。我建立了一个名为TheBridgeProgram的工程,以我在加州伯克利分校参加的伯克利桥学年命名。它正在搭建从低收入社区到高等学府的桥梁。所以,我创建了一个基于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的课程,并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等合作。

但我们整个目标是重新引入学习,让学习变得有趣,变得兴奋。所以我们得到了人工智能,合成工程等技术。我们在项目中引入了人工智能部分,在工程中引入了合成生物学教学资源。对于数学部分,我们引入编码教学资源。还得到了NASA的关注。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我们还请来了NASA的科学家。

Q:你现在离加州大学的学士学位还有多远?

布朗:我还有很多任务要做,但是这个周末我和他们谈了关于学位完成的问题。与他们谈论制定计划,伯克利没有教育专业,但我想从伯克利获得学位。可能是跨学科的,在那里我可以学习适合我的东西,这是我和我的风格的一部分,但如果是与我的学术顾问进行公开对话之类的事情的话那就算了,因为我妈妈也没教过我。

Q:你对新赛季有着什么样的期待?

布朗:就想快乐地打下去。你也必须要完成这些比赛。我希望没有压力,没有敌对关系,只要保持媒体舆论的声音远离更衣室,让自己专注于比赛。我认为有些时候,尤其是取决于球队情势的时候,你就会开始在媒体上说一些话,然后这些话就会滚起雪球超过原本想表达的意思。本来是一件可以解决的小事,但被媒体抓住了,然后大家都变得很难受,因为都得被迫回应。教练也必须去回应,我们只要去训练,就得去回答。

Q:你和塔图姆将如何把球队带到新的水平?、

布朗:这不是只有我和塔图姆。我们需要球队中的每个人:斯玛特、罗伯特-威廉姆斯、霍福德,以及每个为我们做出贡献的人,绝不是只有我和塔图姆。我知道我们俩是出现在媒体前的那两个,但是(要取得成功)需要整个球队、整个教练组的努力。如果只有我们两个是肯定行不通的。

Q:你在夏天做了什么事来提升你的比赛水平?或者说你主要训练了哪些方面?

布朗:主要就是恢复身体吧,提升组织能力也是其中之一。我绝对会在这个赛季担任更多的组织者角色。会去执行合适的战术并给予我队友能量。我想要去赢下比赛,所以每年在赛季临近的时候我都会试着去变得更好。我的身体也感觉好多了,比上赛季更有活力了。去年我有一些膝盖上的问题困扰我,我希望这赛季不会。有些人告诉我在58场比赛中我一共只有过12次或者15次扣篮,我想说这不是我的风格。

所以我会重新变得具备运动力,能多跑动并享受比赛的乐趣,去成为一名组织者,承担更多的责任。新赛季的我们的教练团有了变化,所以我也同样期待这段旅程。

Q:成为季后赛看客的滋味有多艰难?

布朗:这可能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事情,那就是只能坐着看季后赛。这是我职业生涯首次缺席季后赛。我喜欢季后赛,我一直期待着季后赛,我认为季后赛才是赛季的真正开始。所以今年我们的旅程就是要走到那一步,一切都从现在开始。

Q:等凯尔特人的训练营开始时,你认为自己届时会完全准备好吗?

布朗:那就是我的目标。我的手腕一直在康复,有几天的感觉要比之前好很多,我会继续推进康复过程。我也为训练营感到兴奋,很高兴和队友一起呆在训练营中,一起开始磨合,开始这段旅程。我缺席了太长时间,所以我已为新赛季做好了准备,我想要上场比赛,我也准备好了。

上赛季我们很快就回归赛场了,我没怎么享受过休赛期。进入训练营时就很担心,就像‘哦,老兄,我已经很受伤了。我度过了一个很好的赛季,但我的身体几乎跟不上。’所以,今年我想我在这方面会做得更好。

Q:你和乌度卡的关系有多熟?

布朗:我在19年世界杯波波维奇带领的美国队里就在他手下打球。所以我已经认识他了,我和他有不错的关系,我也很高兴,对新赛季充满期待。

原文:MARCJ.SPEARS

编译:军师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